Menu
汉古传承

儿童急、慢性荨麻疹IgE及嗜酸性粒细胞检测分析

2018-04-06

通过对77例急性和46例慢性荨麻疹患儿血清总IgE水平进行分析。嗜酸性粒细胞比例不能作为儿童急、慢性荨麻疹鉴别诊断的指标。IgE在无其它过敏性疾病的儿童急、慢性荨麻疹的鉴别诊断中具有一定的价值,但在其它情况,血清总IgE水平不能作为儿童急、慢性荨麻疹鉴别诊断的指标,必须结合患儿病史、病程及临床症状方能作出正确的诊断。
荨麻疹
荨麻疹(urticaria)是一种常见的过敏性皮肤病,人群的患病率为15%-25%。荨麻疹临床上分为急性荨麻疹和慢性荨麻疹,急性荨麻疹被认为风疹团症状周期小于6周,大于6周则被认为是慢性荨麻疹。有研究表明,荨麻疹是一种复杂的病理生理现象,临床特征呈现多样性,治疗的反应性也不相同。目前对急、慢性荨麻疹的发病机制还没有确切的报道,IgE介导的肥大细胞活化被认为是急性荨麻疹主要的免疫途径;在慢性荨麻疹中自身免疫尤为明显,如Greaves研究表明慢性荨麻疹中IgG抗体与IgE受体α链有较高的亲和性。国内外对荨麻疹病程和IgE水平关系研究的报道还较少。嗜酸性粒细胞对变态反应有双向调节作用,它参与变态反应并限制嗜碱性粒细胞和肥大细胞等在速发型超敏反应中的作用,尽管有较多文献报道嗜酸性粒细胞与荨麻疹的关系,但对于IgE水平及嗜酸性粒细胞与儿童荨麻疹病程的研究还较少。
过敏性荨麻疹患儿123例,年龄1-15岁,排除患儿患有其它疾病,分为急性荨麻疹组77例及慢性荨麻疹组46例,根据文献急性荨麻疹定义皮肤损伤周期小于6周,慢性荨麻疹皮肤损伤延续或间歇性发作周期大于6周。同时比较两组患儿血清总IgE水平,特异性食物、尘螨及植物类IgE水平及嗜酸性粒细胞变化的差异。

急性荨麻疹患儿年龄(6.09±3.69)岁,慢性荨麻疹患儿年龄(9.98±4.56)岁。急、慢性荨麻疹组纳入研究患儿男女比例相当,患有其它过敏性疾病史(过敏性鼻炎、哮喘、变应性皮炎)的人数及比例较为接近,分别为31例(40.26%)和18例(39.13%),且以过敏性鼻炎最为常见。
荨麻疹

急、慢性荨麻疹患儿IgE水平在0~200kU/L的比率分别为71%和54%;IgE水平>500kU/L的比率分别为15%和26%;IgE水平>1000kU/L的比率分别为7%和11%。提示慢性荨麻疹患儿总IgE高水平比例较高。急、慢性荨麻疹患儿总IgE水平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在无其它过敏性疾病组中,慢性荨麻疹患儿总IgE水平显著高于急性荨麻疹患儿(P<0.05);但伴有其它过敏性疾病的急、慢性荨麻疹。
荨麻疹


患儿间总IgE水平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随年龄增大,IgE水平呈增高的趋势,慢性组增高明显,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急、慢性荨麻疹男性患儿总IgE水平均显著高于女性患儿(P<0.05)。三、食物类、螨虫类、植物类特异性变应原阳性率及嗜酸性粒细胞升高比率的比较急、慢性荨麻疹患儿间食物、螨虫、植物类特异性变应原阳性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伴有其它过敏性疾病与无其它过敏性疾病患儿间3类特异性变应原阳性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在急性及慢性荨麻疹组螨虫类变应原的阳性率均显著高于植物及食物类变应原的阳性率(P<0.05);食物类变应原阳性率与植物类变应原阳性率相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荨麻疹患儿常见食物类变应原为牛奶和鸡蛋白,螨虫类为户尘螨及粉尘螨。77例急性荨麻疹患儿中41例(53.25%)由食物类、螨虫类及植物类变应原引起;46例慢性荨麻疹患儿中26例(56.52%)由食物类、螨虫类及植物类变应原引起。其中有些荨麻疹病例伴有1种或1种以上IgE阳性,荨麻疹阳性病例并不等于特异性IgE检测阳性例数,见表2。急、慢性荨麻疹患儿嗜酸性粒细胞升高率分别为44.2%(34/77)和47.8%(22/46),两组间差异无统计学

荨麻疹

总IgE水平与过敏性疾病的严重程度与持续时间相关,同时建议把IgE水平升高作为慢性荨麻疹患者血清学标志。从本研究结果亦可以看出,大多数慢性荨麻疹患儿总IgE处于较高水平。在伴有其它过敏性疾病患儿中,慢性荨麻疹患儿血清总IgE水平高于急性荨麻疹患儿,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在无其他过敏性疾病组中,慢性荨麻疹患儿总IgE水平显著高于急性荨麻疹患儿(P<0.05),本研究与当前报道结果一致。对两组病例患儿的年龄因素进行分析,随年龄增大,IgE水平呈一定的增高趋势,慢性荨麻疹组增高较为明显,急性与慢性荨麻疹患儿血清总IgE水平未随年龄增长呈显著性增高。本研究结果显示男性患儿总IgE水平显著高于女性患儿,这与其它研究一致。由于女性自身免疫性疾病发病率较高,可能导致女性在IgE介导的过敏反应性与男性不同,性别间不同的免疫反应能力表现为IgE表达的复杂性及致病作用的多样化。

通常认为诱导发生荨麻疹食入类变应原较吸入类变应原常见,同时有报道由IgE介导食物类变态反应是急性荨麻疹常见诱因,但本研究结果与其不一致,从表2可以看出急、慢性荨麻疹患儿总的特异性变应原的阳性率之间并无明显差异;同时我们发现食物类及植物类变应原之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尘螨类特异性IgE阳性率显著高于食物类和植物类特异性IgE(P均<0.05)的结果也提示,深圳地区尘螨是急、慢性荨麻疹发病的主要变应原,这与中国其它地区研究结果较为一致。这可能与深圳地区环境有关,深圳地区处于亚热带气候,温暖湿润,如果不加强室内通风,不经常晾晒被褥,不打扫房屋的死角,螨虫类微生物往往易于滋生。有文献报道,嗜酸性粒细胞在荨麻疹患者中显著升高,且急性期较慢性期有明显的升高,但也有报道持相反的观点,这些争议反映了嗜酸性粒细胞在荨麻疹发病中的复杂性。本研究分析结果显示,急、慢性荨麻疹患儿嗜酸性粒细胞较正常儿童有明显升高,升高率分别为44.2%、47.8%;急、慢性荨麻疹间嗜酸性粒细胞升高率无显著差异,说明嗜酸性粒细胞在急、慢性荨麻疹的鉴别诊断中无特殊价值。综上所述,荨麻疹患儿总IgE水平男性显著高于女性;在无其他过敏性疾病患儿中,慢性荨麻疹组总IgE水平显著高于急性荨麻疹组;嗜酸性粒细胞升高比率在临床鉴别诊断急、慢性荨麻疹中无特殊价值;螨虫类所致的变态反应且引起荨麻疹症状在深圳地区占主导地位,其特异性IgE阳性率显著高于食物类及植物类变应原。常规实验室检测在急、慢性荨麻疹的鉴别诊断上无特异性,目前患儿主诉、临床诊断、病程的分析仍是急、慢性荨麻疹鉴别诊断的主要方法。
× 扫一扫,关注我们
->